芜湖深处

我爱那位酒吧的主场

周围那么多人

在欢呼,在尖叫,举杯狂欢

可我只能看到他

看他在舞台上成为中心

就像一朵雪岭之花

他簇拥热闹,嘴角挑起

万千人为他沉迷,而他

只需立在那里,便有千万人喜爱。



范丞丞,你无需迁就,自有人爱。